快捷搜索:

鬼差的私心

无锡的张公,患有疾病,久治不愈,快要病入膏肓。他的家人据说某地有个神医,他的针灸之术很是高明,能让人起逝世复活,最是神奇。几番造访,终于探询探望到了神医确切的居处。一起劳顿,张公差点厄难于途中。到了那里,人已经快要不可了。只见那神医拿出银针,替他做了诊治,后将他移至厢房安歇静养,他的家人由于过于劳顿,都各自睡了,只有他的儿子守在病床前,到了下半夜的时刻,也昏昏沉沉般倒在地上甜睡。

三更时,张公于朦朦胧胧中醒来,见有一鬼,青衣,手握桎梏向他走来,他十分害怕,以为自己插枝难逃。正在这个时刻,又来一鬼,白衣,拉住另一青衣鬼说道,此人不能拿!青衣鬼问道,若何不能拿?白衣鬼半吐半吞,彷佛有什么工作难以启齿。青衣鬼见状就要上前拿了张公。白衣鬼又上前阻拦道,此人今前来求医,若是逝世在此地,郎中定不能置身事外,恐还要受到官府及病人眷属的穷究,以是此人不能拿。青衣鬼闻谈笑道,这是他们阳众人的工作,我们若何能管得了许多,只顾能交差便行。青衣鬼言罢又要上前拿张公。

白衣鬼一把将他拉住叹道,你我共事也有些岁首,若何能不以实相告呢!在我为人时,这个郎中曾救了我的母亲一命,恩情并没有答谢,如今我又怎能做出这样的工作来株连他呢!还请你看在我们的友谊上,让我做次主。青衣鬼闻言彷佛放下了动机,只是对白衣鬼说道,那我们回去该若何交差呢?此话一出,两鬼相对无言,只是叹气。很久只见青衣鬼一拍大年夜腿,喜道,有了有了,西村子的李孟良也差不多到了时刻,何不就取他回去交差呢?白衣鬼闻言十分痛快,连连喝彩。两鬼十离兴奋的走出了门。

到了第二天,张公已经清醒了,只是还十分虚弱,他对家人说,西村子逝世了小我,去问问叫什么名字?他的家人十分不解,但照样去了西村子一问,公然在昨晚逝世了一个白叟叫李孟良。家人都十分惊疑,问他是若何知道的,张公平,那是我的替逝世之人,这统统还得谢谢神医,是他的功德救下了我。张公遂以此事见告与那神医,神医道,这件事都以前十几年了,没曾想当初请我为他母亲看病的年轻人已经去世,还在阴曹九泉做了鬼差,这样的工作其实让人难以信托啊!

张公全愈后,起程回籍,又活了十六年才去世,逝世前交卸后代子孙说,人活一辈子,必然要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多去赞助别人,在我们赞助别人的同时,也是在为自己积攒下功德,即便不惠及自己,也将惠及自己的子孙后代啊!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